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

极地红十字会爱心组织
2022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官方号

完企感言

本次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于2022年8月11日16点结束

以下是bot皮下的一点小感想

#勿上升企划整体


这是皮下第一次参与企划的策划,也是策划组第一次做人数这么多的企划。

即使我们经验不足,没有充足的准备和思考,也在半个月内就完成了了一个人数庞大的企划。我觉得这真的很了不起。

一开始做这个企划只是心血来潮,恰到好处,我们也没有预料到有这么多人愿意加入。能完成这个企划我由衷感谢所有参加企划的老师,支持我们到现在的读者,还有所有的策划组。

很显然官号皮下是个非常不靠谱的人,代发打错tag,节目单晚了一天才发,我真的很感谢老师们没有因此把我拖出去(不是)

相处了大半个月才发现冷圈是个多么奇怪而又温暖的群体。不论是很厉害的老师还是没那么厉害的老师都只是为爱发电的厨子,他们不因为热度始终坚守着自己热爱的事物,互相帮助,互相陪伴,互相支持,他们一样的令人敬佩和叹服。

我个人冒昧代表策划组给所有参企的老师道谢,是你们愿意加入这次企划陪伴它到底,因为你们这次企划才能成功。

同时我也要感谢策划组的成员,人数庞大的企划管理和调度都很累,感谢你们一直的坚持,感谢企划进行的这段时间里你们的帮助!

本来想感慨一下冷圈,但发现好像没什么可以说。

我喜欢这件东西是因为它本身,不是它热度的高低与否,所有圈子都是一样的。

冷圈也是,温圈也是,热圈也是。

为自己的热爱而选择坚持,本身就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没什么值得遗憾和感慨的。

感谢大家和这个企划让我的记忆里拥有了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夏天,感谢你们让我拥有更加坚定的勇气和热爱,拥有了坚守下去的信念。

非常粗心笨拙不靠谱的皮下在这里给大家道歉和道谢。

这真的是一次与众不同的感受和经历

真的!非常!感谢!你们!

最后就朴素的祝福大家都能吃上饱饱的饭,如果企划能起到一点点作用都是我们的荣幸。

只要他们知道自己的圈子还没有被放弃,还有人坚持在这里,就是我们的荣幸。

那么,天天开心!有缘再见!

JACK THE RlPPER:

       写的很烂很烂很烂很烂

  但是

  太冷了,太冷了,太冷了呀!

  OOC什么的请不要在意,开心就好开心就好

  上一棒@结城安纪 

  下一棒@冷圈达人 

  官号@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 

  

Viper:

  

【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】

八月十日22:00


官方号@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

上一棒: @只是一个屑罢 


下一棒:@结城安纪

 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

  这也许是我们的结局。

只是一个屑罢:

【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】

官方号: @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 

上一棒:   @LOSS 

下一棒: @Viper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欢迎光临——!”

(早前做的饭了有点小丑))

LOSS:

【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】

官方号: @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 

上一棒: @江渚上 

下一棒: @只是一个屑罢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三张多少有点敷衍了就是()

p2及以后借物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ag:第三世界冷圈自救运动

tag: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

tag:自己圈子的tag


极宙:

【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】

八月十日 18:00

🍂官方号

@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 

🍃上一棒:@海豹炖鸡煲 17:00

🌿下一棒:@江渚上 19:00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身无彩凤双飞翼 心有灵犀一点通

【葵中心】Time judged all

海豹炖鸡煲:

【暑期档温冷圈250h企划】


官方号:@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 


上一棒:@极宙 


下一棒:@欲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之前写的葵生贺,是葵被告知是宇治川家私生子捏造,趁这次企划发出来。全文葵第一视角,结尾写得比较仓促,有缘再修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宇治川的小少爷问我在长崎得到了什么。说实话,这个问题很奇怪,我也从来没细想过,却下意识给出了一个非常俗套的答复:“非常痛爱我的家人和朋友吧?”




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消失,讥讽的笑容也转变得更加嫉妒、扭曲,眉头紧皱出的弧度不是这个年龄应有的,平常总是充满傲气色彩的玫紫眼眸似乎多了分焦虑。




我太熟悉这种反应的含义了,小时候岬被富家公子欺负时帮其解围就已经明白——我戳中了他的痛处。




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。你想啊,刚从大城市飞回家乡准备休息。突然间接到陌生来电说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同时甩了大堆证明糊脸。疲倦的大脑被强迫着灌满了大量重要信息。整个人已经乱成浆糊了。没等我缓过神来就被强人所难要求去当继承人。更震惊的是对方身份——LRF主办公司社长,而且他已经有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孩子了。那冷冰冰的语气完全没有留给我拒绝的余地,下意识想向养父母寻求帮助,但他们仿佛早就知道般点头:“不用考虑我们的感受,只要あくん觉得能幸福就好。”多么贴心又善良的老好人啊。尽管养父母做出笑眯眯的表情,却掩盖不了眼里的寂寞。这也是让我感到沉重的地方。




想到这,我眼睛开始红得发酸。但现在可不是露出软弱表情的时候,毕竟另一位正主正投来恶狠狠的目光。莫名其妙被卷入继承人纷争,感到生气和不安的人更应该是自己才对吧?




以前看过的书籍总是写着“应该接受原原本本的自己”之类的大道理,但我对原生家庭的印象连模糊影都没有,不如说是空白一片。仅仅是在非常幼稚的年龄幻想过亲生父母的模样,却也覆盖上了层如同养父母般温柔的薄薄面纱。感情是由时间和陪伴来沉淀的,亲情也不例外。在长崎生活的19年所建立起来的羁绊告诉我,「家」更应该是能安心撒娇的地方,毫无顾忌地大哭依然拥有体贴的爱抚安慰。「家」,和フウライ伙伴聚集的地方也是「家」。哪边我都不想轻易放弃,因为我已经被看不见的风与故乡的一切紧紧连系在一起了。说到底只有風太这种乐天派会因为凭空多出个弟弟而傻乐吧?唔、开始胡思乱想是精神疲惫的表现,好想来杯牛奶奶昔来解压……但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:我是不会去京都的,紫夕肯定能明白这一点。看来问题出在了那位父亲身上吧。




“宇治川くん你从来没有认真听过我们的歌吧?就连之前的联合演出也是兴趣不大的样子。”




“那种吵吵闹闹的音乐有什么可听的必要?”紫夕恢复了一贯讥讽的口吻,随即却又沉默起来,露出看待小丑般的表情,“……你们该不会是想为爸爸举办一场live?”




很抱歉,我们フウライ就是群无论大小事都用live解决的笨蛋。听上去可能很不可思议,高兴时也好,迷茫时也好,一直以来フウライ只要演奏音乐将情绪发泄出来就能得到HE。还有、从某种意义来说,你们εpsilonΦ的音乐也很吵吧?




“真好笑,大哥哥们明明都是大学生了,想法总是幼稚、不切实际。”




之前就隐约觉得紫夕对待音乐,甚至是对人的态度都很糟糕,是曾经想用音乐向某个重要的人传达感情失败了吧——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他的父亲。但用吵吵闹闹的曲子打动人心正是フウライ的专场。自己老是被评价不够坦率,毕竟有些话当面说出口太难为情了,还是将情感寄托到自己写的曲子里比较安心。以及,没有人能不被風太live时的笑容所感染。




“告诉你吧,爸爸他很忙根本不屑于专程到破乡下看live。”




嗯、那就在DUCK RIVER公司门口或者直接冲进办公室来专场演奏,反正那三个笨蛋干得出来。




“再说了,你们又有什么把握能说服爸爸,他可是连……”




“如果长号不行那就加上钢琴。”




我开口打断了紫夕的话,声音比想象中还要低沉,因为不实际着手去做,什么也不可能改变,我已经下定过决心了。就用养父送的长号,养母教的钢琴告诉宇治川先生——自己现在过得很幸福,还请不要来打扰我。我对继承家产没有任何兴趣,也对贵公司的未来不会有太大帮助。




“……随你便,那我诚心期待着你们能给我带来什么乐子吧。”放下狠话后,紫夕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

*****


估摸是从养父母那听说了电话内容,フウライ的其他人火急火燎地赶到我身边。尤其是风太特别夸张地飞扑过来,抱着我死不撒手哭丧着脸嚷着“我不要あおい离开长崎。”


烦死了,好不容易憋住眼泪的。我没办法,将与紫夕的对话一五一十地讲出来。




“也就是说要开始备战大boss了?……铁石心肠的大人啊,听起来有点可怕。但一上来就选择最高难度果然会兴奋起来。哟西,这次也要放开手大干一场。”




“岬的脸有威慑能力,反而boss是会害怕的那个吧。”




“哈?我再给あおい打气,你又在说什么胡话?”




“我也在想让あおい安心。”




“你们两个,都知道这是对あおい未来起决定作用的大事,就不要再吵了。话说回来,あおい,宇治川他为什么要专门跑到长崎来问你奇怪的话?”




“嗯……这个嘛……”




说实话,紫夕和我很像。不是由血缘带来外表上的相似,而是内心深处同样害怕着被抛弃。如果小时候没有風太向我伸出手,再到认识フウライ大家,我大概也是只会在墙角委屈的爱哭鬼吧。


做出的一系列捣乱行为,更像是想要博取谁的关注。紫夕他毕竟只是小孩子,就算父亲行为再恶劣,也会企图去寻求爱。对我发脾气,正是不想放弃父亲的表现。


啊、其实他转头走之前有想过摸头安慰来着,但过分亲昵的举动只会适得其反吧。姑且要被安上「哥哥」的名号了,那就下次的live连紫夕的份一起努力吧。